> 城管新闻

城管动态

对事故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 来源:未知
  • 发布时间:2018-04-16 19:16
  • 阅读次数:

  果博东方天津爆炸发生后,有许多明星和公众人物纷纷表示愿意捐款。而昨天,网上传出天津市南开区教育局发布通知,要求教师为天津爆炸事故捐款的消息。通知还称,“学校可先支付支票,在教职工工资扣除相应金额。”

  据政府回应,说是应党员干部要求,不存在强迫扣款。但这个回应其实没有说服力,这种组织捐款我们都很熟悉,真要不强迫,公布一个捐款账号不就行了吗?现在转账多方便啊,就不要用教师休假,单位先垫付这样的说法了,徒然为人笑话。

  相比捐款,更重要的,也是我们一直在强调的——是找到灾难的原因,找到该为灾难负责的人。

  这里有两个细节: 第一个是,面对各种质疑,在今天下午举行的天津爆炸第十场发布会上,天津市代理书记黄兴国说,对事故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算是自我检讨。在解释为何今天才在发布会上露面,是因为要指挥救援,救人和防化,这应该算是自我解释,相信态度真诚了,大家自然都会理解。但最终怎么界定责任,恐怕还得等到爆炸原因调查完毕之后。说到调查,来说第二个细节,今天的《天津日报》详细披露了抓捕爆炸企业瑞海公司负责人的全过程,迅速确定了10名控制对象,用了不到6小时就全部控制住了,这里要为警方的神速点个赞。

  那么在这10个人里面,究竟谁负主要责任呢?我们看到今天,新华社专访了瑞海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于学伟,董社轩。瑞海公司的神秘的股东终于浮出水面。原来公开资料显示的那位瑞海公司董事长,最大股东李亮,是代于学伟持股,于学伟是李亮的表姐夫。而第二大股东舒铮也是替人持股,舒铮背后的人是董社轩。

  于学伟和董社轩究竟何许人也?根据媒体调查,于学伟是瑞海公司的真实董事长,公司内的高层都曾经是他在中化集团的下属。另外一位副董事长董社轩,是已故天津港公安局原局长董培军之子,而董培军当时主管的就是码头的物流问题。现在具体的脉络还不清楚,但从这两个人身上,已经能看出点端倪了。

  此外,昨天还有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杨栋梁任安监总局局长之前,曾在天津工作了18年,天津的很多大型石化项目,都是他跑下来的。也就是说,从石化到安监,都与杨栋梁密切相关。

  河北衡水,在与摊贩没有任何肢体接触的情况下,一位执法的城管人员就突然倒在了地上,还向同伴求救大呼“报警”。(详情请点击视频观看)

  8月17日开始,这段视频热传微博,倒地的城管被网民封为“影帝”。影帝不影帝的,这是网友调侃的说法,不过在以往,这种情节往往都是发生在小贩身上,遭遇城管执法,倒地不起,在城管的说法中,小贩倒地这是在讹人,因为往往小贩倒地的同时会喊城管打人,而且会有市民围观。

  在以往的类似事件里,城管打人的确实也不少。但这次城管倒地这一出,却让人看得忍俊不禁。有人说,这是城管执法的尴尬,你说你执法权模糊不清,甚至没有扎实可靠的上位法支持,又因为平日不良记录太多,一执法就有人说你们打人,只好用“倒地执法”来威吓被执法者,你说这执法还有严肃性可言吗?

  以前动不动就打人,使得执法没了合法性,现在动不动就倒地讹人,也就没有了严肃性。当地有关部门回应了,说倒地的又是临时工,又被辞退了。这执法权每天都在临时工手里,可见也没那么重要。

  今天《新京报》报道,为保障抗日战争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的空气质量,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山东、河南七省区市,联合环保部共同制定了强化减排方案,确保活动期间主要污染物排放同比减排30%以上。怎么减呢?主要是两大措施: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污染企业限排或停产。

  这政策大家可能会觉得枯燥,举两个例子:有个河北的朋友在微信上说,他们老家,一个小县城,从8月20号开始,也要单双号限行了。另外一个朋友的亲戚在建筑工地工作,最近都停工回家了,因为这段时间不能开工。

  无论如何,减少污染都是好事,而且还能保障这么重大的活动顺利进行。但我们也应该看到,既然知道只要管住了汽车尾气和排污企业的乱排乱放就能拥有优良的空气,那我们为何不从平日里就加大力度,科学治理,提升汽油的品质,让尾气变得更干净,关停并转有问题的企业,让排污达到洁净的标准,还我们每天的蓝天白云。

  我们不能每次重大活动都来一下这种临时措施,毕竟,它影响了很多民众的收入和生活!

  快的、滴滴、优步各种打车软件大家已经很熟悉了,现在“飞嘀打车”又斜刺里杀出,看来是市场竞争越来越热闹了。您若这么以为,可就是大错特错了。这款“飞嘀打车”APP,并非来自于市场,而是来自于官方:北京市出租汽车统一电召平台。只有出租车和出租车驾驶员才有资格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