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管新闻

城管动态

更来源于社会分化带来的需求分化和社会空间挤

  • 来源:未知
  • 发布时间:2018-07-24 08:05
  • 阅读次数:

  为了工作,他们长期培养的自尊被消磨了,“这份工作需要有点‘二皮脸’”;为了生存他们不断与谋生活的他人发生冲突,这种冲突既来源于经济结构发展转型,也来自于行政惯性行为模式,更来源于社会分化带来的需求分化和社会空间挤压。

  和其他政府部门比,城管并不是一个清闲的部门。它所管的庞大社会事务,不得不雇佣大量半正式的管理人员。在全国各城市管理系统,协管员所占比重之大超出常人想象,我在武汉市的调研发现,全市协管与正编队员的比例大约为5∶1,在一线。正编队员的主要工作是处理执法类、案卷类事务,协管员则承担了95%以上的街头具体管理工作,在这个意义上说“协管员治理一线中国”毫不为过。

  52岁的老杨是皮革厂的下岗工人,来菱湖城管中队当协管员已4年了,每天“重复昨天的故事”已成为工作常态,8:30上班,17:30下班,中午休息3个小时,每周加早班(7:00~8:30)、中班(12:00~14:30)和晚班(18:00~22:00)各一次,每月工资2600元(含社保、医保金800元和加班费400元)。尽管工资不高,但老杨很在乎这份工作,因为对他这个年龄的人来说,有份工作实属不易。

  我第一次见老杨,是在协管员的休息室,老杨正在写“工作日志”,协管员能认真记日记的确出乎我所料,访谈时,老杨拿出日志本和手机展示了他的日常工作。

  早加班,巡守菱湖南路,后按要求上报围挡墙板破损情况,上报后到兴业汽修店做工作,要求搬走门面占道大吊龙,对方不予配合,我仍向其宣讲城管具体规定,劝店主文明规范经营。店主一时还不能接受,我将情况向张书记做汇报,改日继续做店主工作。下午2点上路做保障,区领导有检查。

  点名后,各小组开展现有问题及解决方法群策群力大讨论。菱湖南路现有问题:1.早点炉子出店、小板凳出店;2.物流点多占道严重;3.占道洗车严重。今天兴业汽修把门前大吊龙搬走了,几天的思想工作终于有了成效。

  加早班,巡查5路,南路,4路,2路,驱赶4路卖枕头大地毯,规范鲜花出店及灯箱出店1家,驱赶南路草药售卖大摊位6人,赶走卖菜苗小商贩一处,规范早点经营,整治三处出店灯箱。全天巡守菱湖南路……清理南路沿街菜市场,清理占盲道的自行车。

  ……二路荣发面馆出店并且态度激烈,经二次沟通,终于答应配合城管管理,并且化对立为融合,现场看到对方的笑脸。……

  除小商小贩占道经营外,围墙挡板、物流占道、洗车占道、大吊龙占道、灯箱占道、自行车占道都属于城管的管理范围,后面这些工作似乎并不为外人所知。更不为大家熟悉的是,随着市民要求和城市管理标准的提高,近几年抓鸡子(涉及违规饲养家禽和扰民等问题)成为城管的一项工作。

  半个月前,老杨在路上巡查时被一位约70岁的老太太拦住:“你们管管这个鸡,它天天打鸣,不要人睡觉!”老杨问:“您贵姓啊?”没想到老太太反应激烈:“你怎么地,问了我,去告诉别人,让人家骂我啊?”老太太还说,如果他不处理就向市长专线投诉。老杨压住内心的不快,开始沿路寻鸡,在一家石材店前看到了一公一母两只鸡,这对鸡仔是石材店老板买给儿子养着玩的。老板虽然有抵触情绪,在老杨的劝说下,还是答应将公鸡杀了。老杨在路上再次碰到那个老太太,老太太说:“你那天去做工作,我在楼上听到了,谢谢你啊。”市民的认可和表扬使得这份简单重复的工作显得有了意义。

  鸡子打鸣影响邻居休息本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事,一般通过邻里沟通即可解决,但现代城市社会是陌生人社会,居住区与个人的社会关系不存在必然联系,邻里之间的矛盾也无法通过社会关系有效解决,向政府投诉成为一项硬性需求,经过系统运作后,这类事务最终由街头一线人员前去解决,正是处于治理末端的非正式人员直接决定了政府服务的质量和形象。

  老杨边翻手机照片边向我讲述了今天上午的工作(2015年7月15日)和图片背后的底层故事。

  第一张是一个擦鞋妇女,属于典型的占道经营,老杨介绍说擦鞋工大都来自周边农村,几个女工租住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房子,吃住都在里面,她们往往早上做一顿饭,简简单单吃一天。问她们为什么不回家种地,她们的回答是如果靠家里的地,一家人都得饿死,不得不出来谋生活。这些擦鞋工比较服从管理,你说一句,她们就会走,但很难根治,他们不过是换个位置而已。事实上,只要不在显眼的位置摆摊,老杨们也不会认真驱赶她们。

  第二张是一个70岁左右的菜农,他将脚踏三轮车放在墙边,在靠近马路的人行道上摆几个小筐子卖菜。这些老农是原居民,尽管每家每户都有四五套还建房,但老农们过惯了苦日子,喜欢占道卖菜,也借此消磨时间。第三张照片中一个60多岁的婆婆同样是本地人,老杨说,每次让她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