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管新闻

城管简报

布的起源最初的布是什么时候发明的后来的品

  • 来源:未知
  • 发布时间:2018-07-04 11:44
  • 阅读次数:

  果博东方无纺布,非织造布, 布 ―― 古代货币名称,又称刀布. 《管子·国蓄》:“先王为其途之远,其至之难,故托用於其重:以珠玉为上币,以黄金为中币,以刀布为下币.” 《荀子·荣辱》:“又蓄牛羊,然而食不敢有酒肉;馀刀布,有囷窌,然而衣不敢有丝帛.” 杨倞注:“刀布,皆钱也.刀取其利,布取其广.” 《史记·平准书论》:“农工商交易之路通,而龟贝、金钱、刀布之币兴焉.” 司马贞 索隐:“布者,言货流布,故《周礼》有二夫之布. 《食货志》货布首长八分,足支八分.刀者,钱也.《食货志》有契刀、错刀,形如刀,长二寸,直五千.以其形如刀,故曰刀,以其利於人也.” 晋左思《魏都赋》:“质剂平而交易,刀布贸而无筭.” “布”在壮语里是人的意思.“布土”译成汉语就是“土人”,即本地人或土生土长的人.布土是与客人、外来人相对而言的.壮族的自称有:“布土”或“濮土”、“布侬”、“布曼”、“布崬”、“布衣”、布的起源最初的布是什么时候发明的后来的品种如何演变的?忽然间想到现在充裕的物质都挺神奇的每件发明都非常的伟大“布陇”等等.(参考黄现璠著《壮族通史》.) 自古以来,人们用来织布的,通常只有两种原料:一种是植物纤维,就是棉花和苎麻等,它们可以织成各种棉布和织物;另一种是动物纤维,那就是蚕丝和毛等,可以组成美丽的丝绸和呢绒.可是在科学技术发展的情况下,增加了人造纤维等新的品种,特别是近年来增加了一种新的纺织原料,它既不是植物,也不是动物,而是毫无生命力的矿物,也就是最普通的石头.布是嫘祖创造的. 用石头制成玻璃纤维,再织成布,叫玻璃布.由于它具有耐高温、耐潮湿、耐腐蚀等许多特性,因此它越来越多地在电气、化工、航空、冶金、橡胶、机械、建筑、轻工业等部门,代替原来所用的棉布和绸缎呢绒. 坚硬的石头为什么也能像棉花那样用来织布呢?这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我们知道,用棉花织布是先将棉花的纤维纺成纱,然后经纬交叉,织成了布. 我们已经知道了石头制玻璃的过程.石头织布也可以说是石头制玻璃的发展呢!因为石头织布首先是将砂岩和石灰石等轧碎,放到窑炉里,再加进纯碱等原料,用高温把它们熔化成液体,然后把它拉成玻璃纤维,再纺纱织成布. 玻璃是很坚硬而又很脆弱的东西,可是它拉成丝后,它却变得很坚韧的了.玻璃丝越细,它的挠度和拉力就越大,在现代科学技术中,不但用玻璃丝织成玻璃布,还用玻璃丝来增强玻璃制品和塑料制品的牢度,就像在混凝土里放入钢筋一样.玻璃纤维,今天已应用到最新的通信技术--光通信上面去了.有一种叫做玻璃纤维管镜,是用上千根玻璃纤维制成的管子,每根纤维直径只有千分之一毫米,能反射光线,使它沿着管子通过.把它装在照相机上,可以拐弯照相.

  中国古法染布中的“三缬”,即绞缬(扎染)、蜡缬(蜡染)、夹缬延续至今,用这三种方法染出的手工布至今仍深受人们的喜爱. ¤云南绞缬 据史书记载,东汉时期大理地区就有了绞缬染布法,大理人称其为疙瘩花布或疙瘩花.染色前需把布折叠捆扎,然后浸入色浆进行染色.由于色浆用板蓝根等植物制成,因此对皮肤没有任何伤害. 目前,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周城村和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的大仓、庙街等地仍保留着这一传统技艺.走在大理的大街小巷,到处可以看到色彩艳丽的各种扎染装饰品,以及服装、鞋帽等制品,给风景如画的高原小城增添了几分美丽的色彩. ¤贵州蜡缬 蜡缬始于汉代,盛于唐代.这种染布法需要先用液状蜡将图案绘制在布上,再经染色后除去蜡质而成. 蜡缬的防染剂是黄蜡(即蜂蜡),它是蜜蜂腹部蜡腺的分泌物,不溶于水,但加温后可以融化.所用的染料是贵州盛产的蓝草,把蓝草叶放在坑里发酵便成为蓝靛,就可以用来染色了. 贵州少数民族地区保留了传统的蜡缬工艺,而且成为少数民族妇女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装饰品.黄平、重安江一带和丹寨县的苗族妇女,她们的衣服、伞套、枕巾等都是蜡染制成;安顺、普定一带的苗族妇女则把蜡染花纹装饰在衣袖、衣襟等处,她们背孩子的蜡染背带,还加染上红、黄、绿等色,成为明快艳丽的多色蜡染. ¤苍南夹缬 夹缬布的颜色和图案是用雕版夹印出来的:将布固定在两块镂空版之间,在镂空处注入色浆,解开镂空版后花纹就出现在布上了. 与扎染、蜡染相比,夹缬的工艺更加复杂,因此经历唐朝短暂的繁荣后,到了宋代,这种印染工艺就逐渐消失了,直到人们在浙江苍南再次发现这种被称为“活化石”的染布方式. 苍南宜山镇八岱村盛产夹缬布.唐代宫廷用丝、绢、锦为主,苍南夹缬虽不能与精美的唐代宫廷夹缬相比,但在印染工艺上仍保留传统夹缬印染的特色.早年,浙南地区将夹缬布作为嫁女娶媳的必备品.目前,苍南的几位夹缬传承人都已年过半百,传统的染布工艺正面临失传的危险.

  我有更好的回答:剩余:2000字提交上一页:第九。


相关文章